[缺货] 任溶溶给孩子的诗:如果我是国王

€7.30 VAT excluded
《任溶溶给孩子的诗:如果我是国王》从普希金、马雅可夫斯基、楚科夫斯基、马尔夏克、米哈尔科夫、巴尔托到罗大里、米尔恩 精选俄罗斯与欧美8位世界*诗人的力作60篇 开启一场穿越时空的童诗嘉年华
Quantity

    Available:  There are not enough products in stock
  • Safety
  • Fast
  • Authorized

deerlib-head.jpg





我第一次见任溶溶先生,是1984年10月29日,在金华的一个幼儿文学研讨会上。后来的三十多年间,我有幸在金华、昆明、上海、北京等地多次见到任先生。每次见面,都留下了十分特别、十分难忘的记忆。记得2003年10月,宋庆龄儿童文学奖颁奖典礼在北京举行。其时,任先生已届八十高龄,是那一届“特殊贡献奖”的获得者。一天晚上,一群中青年作家和学者在我的房间里聊天。从走廊经过的任先生听着这屋里热闹,便走了进来。大家热情相迎,纷纷让座。任先生也回应说,我最喜欢跟年轻人聊天了,从年轻人这里我可以得到很多新的知识和启发。聊着聊着,他忽然问:“你们猜我最喜欢看哪一档电视节目?”大家都猜不着。最后,任先生自己揭晓谜底说,“我最喜欢看天气预报。”看着众人纳闷的模样,他笑眯眯地接着说道:“你们想,同一个时间,这里很冷,那里却是很热;这里下着雨,那里却是大太阳,这多有趣、多好玩啊。”那一刻,我忽然意识到,无怪乎任先生会一辈子与儿童文学结缘如此之深。在天性上,他无疑是*接近童年,*接近儿童文学的——他是一个天生的儿童文学家。任先生属于法国哲学家加斯东●巴什拉所说的那类少数之人,他们一生都幸运地葆有一个孩子气的灵魂。这份孩子气里不只有一颗单纯的童心,还因历经成熟的生活经验和体悟的淬炼,而成为了一种生活的境界。任先生有一首儿童诗,题目《下雨天》,说的是下雨天坐着飞机,“顶着滂沱大雨”飞到空中,看见云层之上,原来晴空万里:“……大雨倾盆时候/你也不妨想想/就在你头顶上面的上面/依然有个太阳”。那样的平实而达观,朴厚而阔大,可不就是他本人的写照。有的时候,他自己就是那个太阳。读他的童诗,我常常会有这样的感觉:跟随着他的目光、感觉,生活中那些有趣、可爱的角落,忽然也给我们瞧见了。他的许多儿童诗,往往光听题目就让人感到幽默别致、趣味盎然:《告诉大家一个可以大喊大叫的地方》《请你用我请你猜的东西猜一样东西》《一支乱七八糟的歌》《我是一个可大可小的人》《毛毛 狗 石头-石头》。这些看上去稀奇古怪的标题,写的却是最普通寻常的生活。《告诉大家一个可以大喊大叫的地方》,写一个孩子,感到没有一个地方“可以痛快地叫”,最后,意外发现了“可以大喊大叫的地方”:“请大家在别的地方/千万不要吵闹/万一实在憋不住了/请上这儿来叫。”诗歌写得一波三折,引人入胜,其实就发生在孩子最熟悉的学校、家庭和常见的公共场所。这个“可以大喊大叫的地方”,就是运动场。《请你用我请你猜的东西猜一样东西》,开篇就吊足我们的胃口:“世界上有一样最好的东西/而且神奇,”这个“最好”而且“神奇”的东西,“我有/你有/大家有”。那么,“请你猜猜我说的这个东西,/到底是个什么东西,/可你猜我说的这个东西,/正好要用/我请你猜的这个东西。”语言游戏的幽默里,作者到底也没有揭示谜底,但小读者最后一定会明白,因为它就在我们每个人*日常、最熟悉的生活经验里。任先生的儿童诗就是这样,明明是平平淡淡的寻常事体,给他一写,就变得那么好玩,那么“神奇”。他有一首童诗,题目就叫“没有不好玩的时候”。读他的诗,再回看自己的生活,我们也会变得更加敏感和快活起来:啊,这个平平常常的世界,原来是这么奇妙,这么有趣。当然,它们不仅是奇妙和有趣而已。比如,《我是一个可大可小的人》,让一个孩子自述生活中的小小烦恼,用的是喜剧的口吻:“我不是个童话里的人物/可连我都莫名其妙/我这个人忽然可以很大/忽然又会变得很小”。这种“可大可小”的感觉,大概是每个孩子都经历过的日常体验,说开来好像也没什么。但仔细琢磨,在它的喜剧和自嘲背后,我们是不是也会发觉,有一个孩子渴望理解的声音?比如,《我听着他长大》,别出机杼地从“听声”的角度呈现一个孩子的成长。从大声嚷襄的“哇哇哇”,到开口学话的“叽里呱啦”,到伶牙俐齿地“讲故事”,再到气派沉着的“声没啦”,虽只闻其声,却如亲见其人。在作家对童年各个生长阶段特点的准确把握和生动呈现背后,令我们在微笑里还怦然心动的,是那种伴随时间流逝、生命成长而来的奇妙慨叹。在这些诗歌的游戏感和幽默感背后,总还有些什么,让我们不只是把它们当作简单的游戏和娱乐。那种敞亮的欢乐和明快的幽默,是由结结实实的生命体验和关怀里孕生出来的内容。如果你去读任溶溶先生的翻译作品,特别是他翻译的儿童诗,一定也能从中读出这种滋味。我一直认为,任先生的儿童文学翻译,很大程度上也是再创作。那些经他翻译的儿童诗、童话、儿童小说等,语言的风采和个性,一望即知是任氏手笔。读马雅可夫斯基、马尔夏克、米哈尔科夫、林格伦、罗大里、科洛迪等,他的译文,往往也是我*乐于推荐的版本。近些年来,烦琐生活中的乐事之一,是收到任先生手书的信笺。虽然知道他平时已戴氧气面罩活动,可是每每看到信笺上思力敏捷,笔力遒劲,知道他身体照样康健,精神照样矍铄,实在由衷地高兴。2016年10月的一天,他写信来,专门询问一组词的金华话发音。我知道任先生在语言一事上向来兴致勃勃。为了不负他的托付,我当即找了一位本地长大的研究生帮忙,并嘱请“动作要快”。因年轻人对方言里的某些发音也没有把握,她又辗转去请发音更纯正的本地同学录音并标注了发音。次日任先生收到音频文件,又复一信:“你一定很好奇我为什么对这些词的金华话发音有兴趣?”原来他虽祖籍广东,生在上海,却对金华有一份特殊的感情。我想起前些年读到过的任先生《我是什么地方人》一文,其中有云:“我在上海图书馆看到了一本广东鹤山县志,那上面说,广东鹤山的任姓,其始祖都来自浙江金华,是南宋时逃难到广东落户的。也就是说,我童年在家乡拜祭的老祖宗,正是这些南宋从金华逃难到那里的人。那么我的祖宗是浙江金华人,我的祖籍也就是浙江金华了。从此我碰到金华人就说自己的祖籍是金华。”2016年其时,任先生已届九三高龄,他对生活的蓬勃兴致和探究热情,实在令我敬佩不已。2017年4月8号,我去上海泰兴路任先生府上探望老人家。那是一个阳光晴好的下午,任先生的公子荣炼迎我们进屋。素朴清简的小屋里,任先生坐在桌边,戴着氧气面罩跟我们打招呼,美滋滋谈起他近来正在看的电视剧及剧中人的语言。他的面前放了一个小本子,里面记的每天的日记。我看到的任溶溶先生,还是那个天真而睿智的长者,他的身上仿佛住着一个永不老去的大孩子。那种天性里的单纯与爽朗,天真与豁达,以及对生活永远怀着的新奇感和热情,总叫人惊喜而又羡慕。他的作品,不管是童诗、童话、故事、散文随笔,还是绝妙的译作,我都喜欢,而且是满怀敬意地喜欢。我从任先生的文字里,读到了汉语白话文艺术的一种*生动的简约和*活泼的智慧,也读到了这些文字的背后,一个率真可亲、丰富可爱的灵魂。 

2019年3月23日于丽泽湖畔

《任溶溶给孩子的诗:如果我是国王》从普希金、马雅可夫斯基、楚科夫斯基、马尔夏克、米哈尔科夫、巴尔托到罗大里、米尔恩 精选俄罗斯与欧美8位世界*诗人的力作60篇 开启一场穿越时空的童诗嘉年华  

《如果我是国王》包括任溶溶精选翻译的儿童诗60首,按作者和国别排列,包含普希金、马雅科夫斯基、马尔夏克、楚克夫斯基、巴尔托、米哈夫斯基、罗大里、米尔恩等,篇篇都是朗朗上口的童诗。

从20世纪50年代迄今,由他翻译并出版的苏俄作家的儿童文学作品集,已超过一百种。这里选了6位俄国诗人就是*杰出的代表,他们无疑是世界儿童诗宝库中晶莹夺目的“珍珠”.。两位欧洲诗人,也是世界儿童文学大作家。60首任溶溶翻译儿童诗开启一场穿越时空的童诗嘉年华。


任溶溶,1923年生于上海。曾在上海少年儿童出版社和上海译文出版社从事编辑工作。工作之余,从事儿童文学创作和翻译。创作有童话《没头脑和不高兴》,儿童诗《爸爸的老师》《我成了个隐身人》,以及故事《土土的故事》《我也有过小时候》等。翻译作品主要有《木偶奇遇记》《洋葱头历险记》《小飞人》《夏洛的网》等。曾获国内外重要儿童文学创作和翻译奖项。



我是一名儿童文学工作者,创作的是儿童文学,翻译的百分之九十几也是儿童文学。

我国儿童文学的历史并不长,是新文学运动以后开始的。和新文学运动开始时大量介绍外国文学作品一样,当时也介绍了许多外国儿童文学作品,像《格林童话》《安徒生童话》《木偶奇遇记》等等。文学巨匠鲁迅、茅盾、巴金都译过儿童书。翻译外国文学作品不但满足读者的阅读需要,而且给文学工作者必不可少的借鉴。我翻译儿童文学近60年了,也无非想让小朋友读到有意思又好玩的书,同时向我国儿童文学作者介绍世界儿童文学的精品,让大家开开眼界。由于过去对外国儿童文学报道得少,我感到有责任留意这方面的信息,访求这方面的著作。在我给上海译文出版社编《外国文艺》杂志时,我有意多报道些这方面的信息,每年第3期(赶上“六一”儿童节)还刊登点外国儿童文学作品,想引起文学界对儿童文学的关注,儿童文学到底是整个大文学中一个重要的部门啊!

儿童文学翻译有一个特点,就是读者对象十分明确,是孩子。而且不是笼笼统统的孩子,根据他们的年龄特征,还要分幼儿、小学低年级和高年级。给幼儿译外国儿歌,自然要译成儿歌样子,琅琅上口,给大孩子译书又不要有娃娃腔,孩子大了,都不爱别人把他们看作娃娃。其实这也很简单,就是译文跟着原作走,和所有的翻译一样。翻译无非是借译者的口,说出原作者用外语对外国读者说的话,连口气也要尽可能像。我总觉得译者像个演员,经常要揣摩不同作者的风格,善于用中文表达出来。原作者的书既然是写给不同年龄的孩子看的,自然要让他们的小读者看得懂,看得有兴趣,我们译者也就应该做到这一点,让我们的小读者看得懂,看得有兴趣。

儿童文学作品既然是给儿童看的,文字自然浅显,不过也有它的难译之处,就是作者为了吸引或者逗小朋友,常常玩些花样,最多的就是玩文字游戏。给儿童看的书不比给大人看的书,不能靠加注解来解决问题,说某字和某字同音,因此怎么怎么的。孩子根本就不懂外文。不得已时,偶尔加个注解还可以,多了可就不行,孩子受不了,干脆不看了。我们大人为了读名著,可以硬着头皮看注解,孩子却是连作者是谁也不管,只管作品好看不好看。我们只好把外文的文字游戏设法按原意变成中文的文字游戏,使我们的孩子从译文中得到外国孩子从原作中得到的同样的乐趣。从文字上说,这似乎不太符合翻译“信”的原则,但通过这个办法,让中国孩子和外国孩子一样喜欢读《任溶溶给孩子的诗:如果我是国王》,这应该是原作者的希望,至少我认为这样做对得起原作者,符合原作精神,这倒是大大的“信”。如果地道一点,在译者前言后记中说明一下也就是了,而不影响孩子快活地读《任溶溶给孩子的诗:如果我是国王》则是首要的。

不过的确有无法翻译的儿童文学作品,像美国家喻户晓的儿童文学作家苏斯博士(Dr.Seuss)的作品,我读了近二十本,好容易才挑出五本翻译过来,包括他的代表作《戴高帽的猫》(The cat in the hat),为了押韵,我也只好不译作“帽子”而译作“高帽”,真幸亏中文“猫”和“帽”押韵。其他十几本全是文字游戏,中文取不了巧。由于这个缘故很难译的书不少,名著《爱丽斯漫游奇境》就是一本,我记得译《任溶溶给孩子的诗:如果我是国王》赵元任先生说过,他《任溶溶给孩子的诗:如果我是国王》是用游戏的态度译的。我觉得译幼儿书是要用这种态度。里面那么多nonsense,译者译书当然是严肃认真的,但反映在译文上可不能“严肃”,要不然反而违反原书主旨,把小读者吓跑了。

我翻译这么久,觉得最有成就的是翻译儿童诗,翻译给我影响最大的是儿童诗。上世纪50年代,我真花了很大力气译儿童诗,重要的儿童诗人的作品我都翻译过,像俄罗斯的普希金的童话诗,叶尔肖夫的长篇童话诗《小驼马》(即《凤羽飞马》)、前苏联马雅科夫斯基、马尔夏克、楚科夫斯基、米哈尔科夫、巴尔托,意大利罗大里的长短儿童诗。假使您们不知道他们,是因为您们没有接触过。假如您接触过,您就会知道他们多了不起。还有英国了不起的诗人A.A.米尔恩的儿童诗是一流的。 这些诗当时大受小读者欢迎,一印再印,也受到儿童文学作家重视,巴尔托的“快活的小诗”还成了儿童诗的一种样式。   

我翻译了那么多儿童诗,我慢慢觉得我也有很多东西不比他们的差。而且在翻译当中,我觉得他们那种写法假使照我的写法改一改,恐怕就更好,更能够吸引人。我这话也可能不无道理。因为我翻译的马尔夏克在前苏联也是有名的翻译家,他翻译过罗大里的作品,我最早翻译罗大里的诗是从马尔夏克的翻译作品转译的,后来我就从义大文直接翻译了。我发现马尔夏克翻译罗大里的诗,比罗大里自己写的诗更好。这对我很有启发。外国人对翻译诗,不仅是儿童诗,好象是很尊敬译者的。因为翻译一首诗有很大的创作空间,跟散文不同。翻译儿童诗有很多问题,要押韵,有韵律,需要用本国的语言来翻译外国的作品。所以马尔夏克翻译的作品简直成了他自己的作品。

我译的那些诗原作都是格律诗,我把那些诗译成了“我的”格律诗,无他,他们格律诗的音步不外乎“轻重”、“重轻”、“重轻轻”、“轻轻重”、“轻重轻”,也就是一个音步两个或三个音节,我也就按照原诗的音步,每音步两个或三个音节,或者译成“从前/有个/王子”,或者译成“古时候/有一个/小王子”。这样既跟原诗格律同“步”,又符合中国诗的习惯(普遍都是两音节一音步的,而京戏里不是有大量三三四格律的句子吗,像《失空斩》的“我本是/卧龙岗/散淡的人”),读起来顺口——孩子读起来顺口,这是我最关心的。我这辈子不知读了多少书,还常听侯宝林的相声,这些积累让我能生动幽默地翻译作品,吸引孩子们阅读。从这点上说,我搞儿童文学翻译是中国儿童文学的幸事啊,而且这样大量翻译儿童诗的作者我觉得我可以说是独一无二的。如果没有我,就没有那么多翻译的儿童诗,这些诗曾给了我们儿童诗作者启发。到了上世纪60年代初,由于当时情况,翻译一时停顿,我感到我也有许多东西可写,一口气创作了许多诗,应该说,这是我长期翻译外国儿童文学,学到了不少东西,让我入了门的结果。不管创作也好,翻译也好,好象我从小就是老天要我走这条路。一直走下去,走到现在。现在文学繁荣,我希望自己过去的作品对今天的儿童们依然有价值。

在整个大文学当中,儿童文学太年轻了,它需要许多大作家,需要许多给小朋友写的大作品,我希望儿童文学作者队伍越来越壮大,他们都有很高的文学修养,儿童文学家首先是文学家啊!我希望大作品不断产生,成为文学珍宝。我希望中国儿童文学走向世界,受到世界各国小朋友欢迎。我相信我的梦一定会成真。


插图

插图

插图

插图

插图

插图

9787559713797

Data sheet

By age
6-14 years
By content
Latest publication
Literature
Pinyin literacy

No customer reviews for the moment.

Related products

(16 other products in the same category)

  • On sale!

[现货] 三体Ⅱ黑暗森林(典藏版)

Price €8.90
《三体Ⅱ黑暗森林》宇宙就是一座黑暗森林,每个文明都是带枪的猎人,瑰丽万方的科学幻想灼烧你每一根神经,风云翻覆的道德追问压迫你每一次呼吸。一部让人仰望星空时充满敬畏之心的科幻小说。
  • On sale!

[缺货] 罗尔德•达尔作品典藏...

Price €4.90
《罗尔德•达尔作品典藏 了不起的狐狸爸爸》在中国累计销售超过2000万册。爱伦•坡文学奖、白面包儿童图书奖、英国儿童图书奖、世界奇幻文学大会奖等世界级大奖得主。作品以62种语言在世界各地出版达尔作品彩图拼音版,适合小学一、二、三年级孩子阅读;世界奇幻文学大师作品,送给5-8岁孩子的童年礼物。

[现货] 哈利•波特与凤凰社(新英国版封面平装版)

Price €14.90
《哈利•波特与凤凰社》 在一条寂静的走廊尽头有一扇门,这一幕萦绕在哈利波特的梦中,使他时常在半夜醒来,惊惧尖叫。哈利波特面对的不仅是即将到来的O.W.L.考试,他还要面对一位性格就像毒马蜂似的新任校领导,还有一个又恶毒又不满的家养小精灵,以及那个连名字都不能提的魔头日益增长的威胁……
  • Reduced price

[现货] 少年读徐霞客游记(全3册)

Regular price €16.70 -€2.00 Price €14.70
《少年读徐霞客游记》立大志,学地理,知天下!汇集中国地理启蒙、旅行常识、山川河流、岩石洞穴、人文历史,让阅读更丰富,让旅行更精彩,让梦想更美好!

[现货] 哈利•波特与阿兹卡班囚徒(新英国版封面平装版)

Price €8.40
《哈利•波特与阿兹卡班囚徒》十二年来,在令人恐惧的要塞阿兹卡班,一直关押着一个著名的囚犯,名叫小天狼星布莱克。他的罪名是用一句咒语杀害了十三个人,据说他还是伏地魔的忠实追随者,哈利的父母被害也与他有关,而现在他逃出了监狱……而且阿兹卡班的守卫还听到布莱克说的梦话:“他在霍格沃茨……他在霍格沃茨...
  • On sale!

[缺货] 罗尔德•达尔作品典藏...

Price €3.80
《罗尔德•达尔作品典藏 小乌龟是怎样变大的》在中国累计销售超过2000万册。爱伦•坡文学奖、白面包儿童图书奖、英国儿童图书奖、世界奇幻文学大会奖等世界级大奖得主。作品以62种语言在世界各地出版达尔作品彩图拼音版,适合小学一、二、三年级孩子阅读;世界奇幻文学大师作品,送给5-8岁孩子的童年礼物。

[缺货] 统编语文教科书必读书目 二年级上...

Price €14.80
《统编语文教科书必读书目 二年级上 全5册》《统编语文教科书必读书目 二年级上 全5册》统编小学语文教科书必读书目。 配套统编小学语文教科书“快乐读书吧”栏目同步使用。 统编义务教育教科书小学语文主编曹文轩、陈先云担纲主编。 精选原作,提供阅读指导。低年级美绘注音。
  • On sale!

[现货] 三体I(典藏版)

Price €5.50
《三体I》《三体》获第73届世界科幻大会颁发的雨果奖最佳长篇小说奖,银河奖特别奖,刘慈欣被授予2018年度克拉克想象力服务社会奖,亚洲首位雨果奖得主 银河奖特别奖 第十八届银河奖特别奖 十届银河奖得主

[缺货] 简爱(未删插图珍藏版)

Price €12.80
每个内心强大的女孩,心中都住着一个简爱。 感动全球亿万读者的女性成长小说,公认的女孩成长必读之书。原著入选英国卫报十大青少年必读书,高票入选BBC人生必读的百部经典。收录9幅精美全彩插图,图文并茂,每一句话都能引发您的情感共鸣。全新装帧,版式疏朗悦目,收藏级精装,更是让人眼前一亮的 走心礼物...

New Account Register

Already have an account?
Log in instead Or Reset password